客服热线:0530-5500006

从小作坊主到木业大亨

2019-09-04 12:30:51浏览:3229评论:0来源:天津日报   
核心摘要:1885年之前,天津还没有专门经营木材的商家。这一年,天津第一家专营木材加工销售的德和板厂正式开业。随着德和板厂业务蒸蒸日上,一些小型木厂纷纷建立,这其中便有訾家的永发顺。19世纪末,海河边的这些木材商号,在创业初期大多是资金、实力薄弱的小商户,销售海河上的木帆船装运来的木材。直到1920年,随着民族资本的发展,昔日的小商户逐步壮大起来,成为实力雄厚的大商家。这时,在訾玉甫的经营下,永发顺木器行的生意顺风顺水,高歌猛进,日进斗金,已经跻身天津木材行业的前列,与德和木号、太和生木行、常安木厂、广聚永木行并称

大理道37号是木业大亨訾玉甫旧居。这是一座英式别墅小楼,建筑面积1140平方米。正面顶层配以曲线优美的角楼式天窗,衬以白色水泥镶边的门窗,色调明快。入口处有几级石阶,四根白色方柱支撑起一方带装饰护栏的半圆形阳台,半封闭式门厅过廊藏风纳气,显示出房屋主人雍容华贵的品位和审美意趣。


1885年之前,天津还没有专门经营木材的商家。这一年,天津第一家专营木材加工销售的德和板厂正式开业。随着德和板厂业务蒸蒸日上,一些小型木厂纷纷建立,这其中便有訾家的永发顺。19世纪末,海河边的这些木材商号,在创业初期大多是资金、实力薄弱的小商户,销售海河上的木帆船装运来的木材。直到1920年,随着民族资本的发展,昔日的小商户逐步壮大起来,成为实力雄厚的大商家。这时,在訾玉甫的经营下,永发顺木器行的生意顺风顺水,高歌猛进,日进斗金,已经跻身天津木材行业的前列,与德和木号、太和生木行、常安木厂、广聚永木行并称天津木材行业“五大家”。


訾氏于19世纪末开始涉足木材销售行业,因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善于经营,逐步成为这一行业中的佼佼者。当时五大道上有三家木器行毁于大火,即惠福木器行、裕兴顺木器行和华洋木器行。訾玉甫在木器行的日常经营中特别注意加强防火设施的投入,指派专人严控火灾端倪,彻底清除火灾隐患。訾氏经营的天津洋家具款式新、质量优,不以红木为主,而以柚木为贵。柚木是一种珍贵的木材,价格和红木相当,其优点是不翘不裂,柔韧而具有油性,木质硬度适中。更多的家具则使用榉木、椴木和榆木。他家的家具在式样上中西结合,多为欧洲家具的简约风格。租界内领事馆当年地下室内的座椅有上千把,家具多向訾家的永发顺木器行订购。另外,訾玉甫经常重金聘请能工巧匠,学习考察借鉴古今家具的款式,不断推陈出新,因此家具木材生意火爆非常。他还到东北大小兴安岭等木材产地亲自考察,备齐充足货源,与当地木材商家建立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


现在的大理道形成于20世纪20年代,当时正是訾家永发顺木器行业务蒸蒸日上之时,商贾贵胄常常以订制一整套訾家永发顺木器为时髦之事。随着永发顺木器行的兴旺,訾玉甫投入重金在大理道上选址修建了訾家豪宅。


永发顺的辉煌期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之间。《天津横滨正金银行与魏家两代买办》一文中描述:“永同生银号,1934年开业,资金十万元,系与著名木商永发顺资东訾玉甫合资。”


七七事变之后,天津木材销售行业受到前所未有的严重冲击,原有的木商业“五大家”除永发顺外,都耗尽资金,相继倒闭。永发顺在资金调度上比较稳妥,进货时先用义德堂名下的存款,如不足再用自家开设的银号贷款,销货时最初是货交到用户即收款,外欠货款较少,因此能在“五大家”中维持较长时间。此外,七七事变之后,由于永发顺与日商三井洋行长期的业务关系,可以通过日本洋行进口部分木料,继续维持经营。


1939年,天津遭受洪水侵袭,七十二沽几乎连成一片汪洋泽国,百姓缺衣少食,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工商界名流主动捐款赈灾,其中 “永发顺木行资东訾玉甫振臂一呼,慷慨解囊捐助金豹牌面粉8000袋(每袋50斤)”,救助灾民于水火,使周边百姓得以暂时度过困厄。《天津商会档案汇编(1937-1945)》一书中记载了永发顺木行经理訾氏的这一善举。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天津有名的饭庄大多聚集在南市。那里当年有一家著名的饭庄聚庆成,大股东就是永发顺木行的东家訾玉甫,经理名叫吕老万,掌灶王魁六、胡筱三。这一家聚庆成,与大家熟知的康熙年间的聚庆成已经不是一回事,但在当时仍属于高档饭庄,被誉为“新八大成”之一。“新八大成”的股东大都是天津有名的大户人家,他们开饭庄不为赚钱,而是为了自家应酬方便,因此只出资不问业务。与訾家的聚庆成同属于这种情况的“八大成”,还有热河督军汤玉麟出资的庆乐成、“天津八大家”之一卞家出资的聚合成、益德王家出资的明利成等。訾家依靠此饭庄扩大交际,广结贵缘,不断拓展经营疆域。


訾氏一族以木器行为主业,钱庄、饭庄为辅,多业态协作经营,这样可以降低单一业态经营的风险。此外,訾氏族人涉足银行业及房地产行业,多领域跨界经营,堪称经营有道。除了银行业,訾氏家族还拥有大量土地、房产。提及訾氏的地产,与前文提到的义德堂不无关系。20世纪初,有名望的人购置房产不直接登记自己的姓名,而是惯用堂号。訾氏购置房产、土地时,用“义德堂訾”登记。在《清代以来天津土地契证档案选编》中收录了多份以“义德堂訾”名义购买土地的契证。从时间上看,訾氏购买土地从民国初年就开始了。


在与永发顺木器行有关的訾氏一族中,还出现过一个名叫“訾质甫”的人。资料记载,訾质甫曾任法国东方汇理银行天津分行第三任华账房经理。东方汇理银行又称法商印度支那银行,总行设在法国巴黎,光绪三十三年(1907)在天津设立分行。华账房第一任经理魏莲舫,“第三任经理为訾质甫,系天津大木材商永发顺的资东。‘番纸’(买办凭个人信用开出的支付凭证)代号为‘质记’”。訾质甫为訾氏在资金理财及国际金融贸易方面开疆拓土,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小编)

川甘两省重大林业有害生物联防联治工作会在成都召开

科技赋能 看江苏传统制造业注入“绿”动能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cn@cnwood.cn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