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530-5500006

我国红木资源第一来源地非洲已确诊超2400例

2020-03-26 09:00:20浏览:3715 评论:0 来源:东阳红木木材   
核心摘要:从2014年开始,我国从非洲地区的红木进口量超过东南亚,成为国内红木资源第一来源地。同时,非洲作为全球公共卫生系统最脆弱的地区,一直被认为是重大传染病爆发的最危险地带,可能也是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从2014年开始,我国从非洲地区的红木进口量超过东南亚,成为国内红木资源第一来源地。


同时,非洲作为全球公共卫生系统最脆弱的地区,一直被认为是重大传染病爆发的最危险地带,可能也是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据央视网报道:随着利比亚、马里和几内亚比绍相继报告首次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疫情已蔓延至非洲大陆46个国家,据统计,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20:00,非洲累计确诊病例超2400例。


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卢山接受《中国科学报》专访时表示:现在全球疫情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在于,我们还没看到非洲、南美洲等第三世界地区正在发生什么、将要发生什么。


比尔盖茨可能是对全球性疫情灾害最有预见性的人之一。


对于这次新冠疫情,早在2015年非洲埃博拉疫情爆发后,一向致力于医疗卫生领域合作的世界首富,微软集团创始人比尔·盖茨就在TED一次演讲中呼吁人们要行动起来,为下一次未知病毒的爆发做好准备,并预警说:


“如今全球最大的危险不是核战争,而是某种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因为我们在核威慑上投注了很大的精力和金钱,但在防止疫情的系统上却投资很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预防下一场大疫情的发生。”

 

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全球健康危机,盖茨基金会宣布出资 1 亿美元,其中2000 万美元将直接帮助加强对非洲和南亚高危人群的保护。



而在西雅图AAAS年度会议上,比尔·盖茨谈到新型冠状病毒时表示:


“这是一次巨大的挑战,我们对它知之甚少,但我们也知道,如果它传播到撒哈拉以南非洲或南亚地区,将带来巨大影响,情况可能非常糟糕。 非洲的医疗系统应付不了新冠,如果传到非洲,将大规模流行,死亡人数也许会上千万。”


不幸的是,这种担忧或将成为现实,今天,中国慈善家杂志发表了《新冠病毒蔓延至非洲,疫情扩大将造成灾难性后果》文章,摘要如下:



3月2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称,新冠肺炎的蔓延速度“令人悲痛”:“从确诊首例新冠肺炎到全球病例数量达到10万花了67天时间,而达到第二个10万仅用了11天,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


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上午,全球各大洲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情况为:欧洲187332例,北美洲56837例,中国之外的亚洲其他国家37478例,南美洲4953例,大洋洲2364例,非洲2169例。


虽然非洲当前的新冠肺炎确诊数量相对较少,但是多名医疗卫生专家提出警告:如果新冠病毒在非洲蔓延,其脆弱的公共卫生系统将很快不堪重负,从而造成灾难性影响。


可能引发骚乱和物价飞涨


当前,南非是确诊人数最多的非洲国家。该国于3月5日发现首例确诊病例,并于3月17日首次发现本地传播病例,目前共554人确诊。其中,仅3月23日南非确诊病例便增加了128例,3月24日,再增152例。


南非并没有全民医保制度,民众需要自费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目前,社区内并没有针对新冠疫情的排查措施,政府主要在入境口对人员进行筛查。


中新社驻南非记者表示:“底层老百姓看不起病,也没有钱去囤积物资,我们现在很害怕骚乱会发生。”


而常驻非洲的国际救援人员何夕(化名)认为,由于国境封锁等抗疫措施,非洲各国接下来可能面临“物价飞涨”问题,“他们没有财力去囤积货物。新冠病毒对他们而言已经构成最大的威胁。”


“连一件防护服都没有”


南非已是拥有最好公共卫生系统的非洲国家之一,然而其重症监护病房(ICU)床位仍然不到1000张。在非洲国家马拉维,其公立医院的ICU床位约为25张,而该国人口为1700万。


肯尼亚公共卫生与发展中心创始人伯纳德·奥拉约告诉英国《卫报》记者,除了ICU床位匮乏,非洲大多数国家还买不起呼吸机,而即便其它国家捐赠了呼吸机,非洲也缺乏会使用它们的专业人员。



流行病学家菲达·安蒂法称,对于缺乏医疗资源及医保体系的非洲国家而言,新冠病毒的流行将使其难以应付。


何夕告诉《中国慈善家》,她所在的布隆迪之前为抗击埃博拉病毒,设置了少量的隔离间,这些隔离间目前被计划用于抗击新冠病毒,“除此之外没有其它措施”。


“在布隆迪有两支中国医疗队,两个星期前,他们在其援助的医院做了一次关于新冠病毒的讲解。当时有中国医生告诉我,这里连一件防护服都没有。”何夕说。


居家隔离是预防新冠病毒的主要措施,然而这对部分非洲国家而言却构成挑战。


贫民窟等非正式定居点,是许多非洲城市有形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在南非,超过70万人居住在不到5平方公里的亚历山德拉贫民窟;在津巴布韦,超过80万人居住在首都哈拉雷南郊的姆巴雷贫民窟;在尼日尼亚首都拉各斯,超过30万居民住在架空于泻湖的“高跷房”内。


南非卫生部长穆凯兹曾向媒体表示,该国早期感染新冠病毒的都是有经济能力出国度假、出差的人,这些人同样有条件自我隔离。“然而,当疫情开始影响我们的贫困社区,那里的家庭没有足够的空间对患者进行隔离,我们将经历一场危机。”


在非洲城市的非正式定居点,可能四五个人挤住在通风不良的房间里,并与多人共用水龙头。“这一情况带来的后果令人极为关切。”



艾滋病、肺结核加大抗疫难度


在非洲大陆原先便广泛传播的艾滋病、肺结核等疾病,也对其新冠疫情防控造成困难。


南非科学院警告称,艾滋病毒携带者死于流感引发肺炎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3倍。国际非政府医疗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MSF)指出,新冠肺炎患者可能出现肺结核病患者类似症状,如咳嗽和发烧等,这为疾病的区分、诊断带来困难。


在非洲大陆,特别是在南部非洲国家,艾滋病和结核病极为普遍,而这两种疾病都严重抑制了人体免疫力以及人对其它疾病的适应能力。“如果新冠病毒在上述疾病感染率高的拥挤地区传播,那么死亡人数将会很多。”


鉴于非洲目前的新冠确诊病例相对较少,世卫组织非洲地区负责人马特西迪索·莫埃蒂表示,这或许和南半球夏季刚过有关。


当前全球大多数病例聚集在北回归线以北,热带地区或南半球夏季国家的病例数仅占全球病例数的1.29%。这反映了气候可能对新冠病毒的传播存在影响。南非的流感季节开始于每年4月,目前不确定南部非洲的新冠病例是否会随其气温降低而增多。


另有专家认为,非洲可能存在较多没有得到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2月初,只有南非和塞内加尔两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有能力检测新冠病毒。世卫组织目前已帮助43个非洲国家建立或加强了检测实验室,然而这些实验室的整体条件有限,且测试大多只能在各国首都进行。



西非华文报昨日发表的《为什么尼日利亚局势可能比意大利还要严重》的深度报道,也印证了这些担忧。


该报道认为,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尼日利亚的疫情数据可能不代表疫情在该国的实际传播,因为公布的病例集中在靠近指定测试中心和入境点的地区。并指出了五个问题:


首先要担心的是尼亚利亚人“非我综合症”的意识。这一意识是基于许多基督徒的宗教信仰,即他们可以免于疾病,因此他们对健康检查感到无所谓或对安全感到自满。


第二个需要担心的问题是尼日利亚人不愿服从命令。在受到直接影响之前,尼日利亚人民似乎对安全和预防措施普遍漠不关心。


第三个是阴谋论问题,这也是一个主要障碍。当尼日利亚宣布出现感染病例时,社交网站上的许多尼日利亚人称这是政府捏造的骗钱骗局。到目前为止,仍有人对尼日利亚是否存在冠状病毒持怀疑态度。其中包括一些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依然在散播阴谋论,宣称COVID-19是政府与世界卫生组织联合编造的谎言。这种无稽之谈继续影响着许多人对抗疫措施的反应。


第四个令人关切的问题是民众普遍无知的问题,关于这种疾病的治疗的偏方一直在散播。

 

最后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该国缺乏能够应付这一流行病的卫生设施,实际现存可能比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的病例要多。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非洲没有足够的检测中心,因此这些病例的报告不足。



在兰德智库2016年的一份报告,全球25个最容易受疫情重创的国家中,有22个在非洲。


以另一种致命的传染病艾滋病为例,放眼全球,艾滋病患者最密集的地方就是非洲。非洲人口只占全球人口的10%,而艾滋病患者却高达全球的 70%。


非洲艾滋病感染率地图

非洲艾滋病感染率地图


这些国家百分之五、百分十、百分之二十的艾滋病感染率让人绝望,也让人不能不对其公共卫生系统和防控疫情的能力表示担忧。

(责任编辑:米雪)

俄罗斯工贸部提议增加远东木材出口关税配额

绥芬河市检察院检察长到国林木业城传达企业复工复产法律知识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cn@cnwood.cn
 
0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