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川木业董事长骆正任,从一扇门到千门万户的奇彩人生

2021-09-11 09:23:24浏览:3416 评论:0 来源:芦山热线   
核心摘要:骆正任,这位身躯凛凛、大有将帅之风的中年男人,一个曾经来自农村的小木匠,如何推开了人生之门?让我们从他的故事出发。

人生有三重门,一个是栖居的门,我们在此门进进出出;一个是心灵的门,我们由此门回归宁静;一个是成功的门,我们从这里通向远方和世界。


无论哪一道门,人的一生都由门开始,人类的文明也从门开始,人们的梦想更是从寻找成功之门开始。


人创造了门,不仅创造了诗意栖居的所在,还创造了我们内心的世界和丰盈的人生。


由此,我们对门的创造者肃然起敬。


天地混沌,鸿蒙初辟,在有人类的远古,我们的祖先穴居在四面八荒的野外,饱受寒冷和猛兽的威胁,恐惧地度过漫长得犹如一个世纪的每一天。终于有一天,一位非常聪明的部落首领,看到人们生活在恐惧和死亡的威胁中,心里感到难过。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教民众构木为巢,筑巢而居。


从此,我们的先民告别穴居生活,从树上居到地上造屋,与“门”有了联结。先祖有巢氏成为最先步入华夏建筑文化之门的第一人。中华民族以智慧的想象力,创造了自己的历史和英雄,找到一条通向文明的大门。


而今天,也有一位门的创造者,创造了自己的传奇,创造了人生华丽恢宏的三重门。


他就是千川木业董事长骆正任,从一扇门到千门万户的奇彩人生。


千川木业董事长骆正任,从一扇门到千门万户的奇彩人生


千川木业董事长骆正任先生


走进千川,置身一扇扇精致而古朴的木门中,淡淡的木香散发着森林的味道,扑面而来。令我想起远古让人从树上爬下来在地上造屋栖身的有巢氏,想起拿一把斧头,到远离尘嚣的瓦尔登湖畔建筑一座木屋的梭罗,让我回到原始的寂寞,美好的宁静……


触摸那木门温润的质感,自然的纹理,仿佛出入在灵气聚集的山水间,穿越在华丽的大唐,江南的园林,古寺的宝殿;又恍若来到中世纪的古堡城门前,感受欧风的贵族浮华,美式的稻田香风……每一扇门,凝聚了大千世界;每一扇门,都是一个故事。


文明从门开始,生命从门开始,人生从门开始。


骆正任,这位身躯凛凛、大有将帅之风的中年男人,一个曾经来自农村的小木匠,如何推开了人生之门?让我们从他的故事出发。


关上一扇窗


逆境“逼”出一条路


逆境是上苍对每个人的考验。卓越的人必定经历了人世间非同一般的磨难。


“强行者有志”,老子思辨地告诉我们,真正的强者,总是会把生命中的困难和挫折,当成对自己意志的考验和挑战,而在困境中找到出路,通向成功之门。


当你要推开一扇门,上帝会为你先关上一扇窗。这是东方的希伯来人告诉我们的人生哲学。


命运为骆正任关上了一扇窗。


一轮月亮从黛青色的山岗升起,如水的月光投下一片清辉,笼罩着寂静的山村。一条至北而来的河流,映着清澈的月色,仿佛浸进一块清极莹极的玉。整个村庄沐浴在月光里,宛若一幅水墨般朦胧的山水画。这是四川雅安市芦山县一个偏僻的山村。它有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月光村。那条依山傍郭的河流,叫玉溪河。


上世纪60年代,骆正任出生在这个美丽而贫瘠的山村。家里一个弟弟,三个妹妹,他是老大。母亲长期患病,父亲靠挣工分和临时做木工活维持家里的生活。在动荡的年代,农村土地一片荒凉。贫穷的山村,加上家里食不果腹的困境,作为家里的老大,少年骆正任感受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压力很大。


骆父是地主子女,在过去的岁月里,虽然被打上成分不好的烙印,但受过一定的教育。在家常教骆正任学文化,学知识,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有出息。父亲的期望,加上骆正任很好学,天资聪颖,他在学校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年年被学校评为三好生,是班里的班长。


然而,面临家中的困境,刚读高中的骆正任却放弃了读书的机会,回家跟父亲学做木工。放弃读书,这对骆正任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也是人生的一个重要抉择。但面对家里举步维艰的困境,为了替父母分忧,为母亲治病,供弟妹上学,骆正任毅然放下自己的读书梦,辍学了。


学校,这一扇梦想之门,向他彻底关上了。


骆正任从校门又回到家门。一步之间,两种人生。从宽门到窄门,他不知道,人生的路会不会越走越窄?此刻,绵延起伏的山岗,太阳正在下去,月亮正在上来。这是绝望的坠落,还是希望的升起?


骆家现实的窘况,并不容许骆正任思考未来。少年的他只有一个简单又最渴切的愿望,那就是学手艺,挣钱,让家里日子好过一点。


骆父是这小小山村出名的木匠。他手艺很高,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他做的木制物件。骆正任跟随父亲学做家具。他悟性高,加上读书时数学成绩特别好,能够精准地画墨、牵线。拉锯、刨木板、拼桌椅、板凳,他很快掌握了木匠的基本技术。


骆正任很崇拜古代木匠祖师鲁班。一直记得父亲跟他讲的鲁班的故事。那是一个看似偶然的一天,鲁班上山砍柴,被茅草割伤皮肤,灵光一闪。于是鲁班以茅草叶缘小利齿为原型做成了锯子。从此古代木匠便有了木工工具。


他从鲁班的故事得到启发,凡事都要懂脑子,要创新,不能墨守成规。所以,他做的桌椅、门窗等家具,美观大方又牢固,便连边角余料也利用得天衣无缝。人们都赞不绝口,骆父暗自在心里夸奖自己的儿子。


一个小小青年,挎着工具箱,走村串巷。为乡村要结婚的男女做新婚家具。


就这样在飞扬的木屑刨花中,骆正任开始了木匠的生涯。


一位西方的哲人说:“只要方向正确,这条路会带你到世界上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世上有千万条路,哪一条才是通向成功之门的路?人的一生都在寻找正确的路。骆正任并不知道自己的路是否走对了,但是,这条路正在一步步把他引向要去的地方。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春风吹进芦山。1982年,全国拉开了农村改革的大幕。


土地“包产到户”,农民有了奔头。而城里人已开始创业致富,“人人想当老板”。


骆正任看到了希望,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


他是一个有志向、有抱负的人,并不局限于当一个优秀的木匠,他要创业致富,改变贫穷的命运。


年轻的骆正任是敏锐的。他看到农民的日子在一天天好转,而乡里的年轻人大多数是60后,他们正值走向婚嫁年龄,需要修房子、打家具。这是一个很好的商机。


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买一台木工带锯机,为附近乡民加工木材,收取加工费,同时办木器加工厂,自己做老板。


但是,他的想法遭到父亲的坚决反对。


因为骆父做生意亏本,负债5000元。而买一台带锯机,就要7000元。当时的7000元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更何况自己根本拿不出钱给儿子买带锯机。


一旦认定的事,无论有多大的困难,都会做下去。骆正任是一个倔强而执著的人。他说服父亲,自己向信用社贷款,并写下军令状,保证第一年还清买带锯机的钱,第二年还清父亲所欠下的债务。住在四合院的10多位乡邻都帮他签字证明。骆父这才答应了儿子。


贷款并不顺利。当地信用社主任担心风险,不愿贷款给骆正任。幸运的是,该信用社的信贷员马开学曾经做过木匠,他了解目前农民的需求,也了解安带锯改木板是很挣钱的生意。在他的帮助下,骆正任总算贷到了一笔巨款,买了一台带锯机。


接下来去拉带锯机,又让骆正任犯难。他贷款的钱全用于购置带锯机,而他要从芦山县到眉山县拉带锯机,必须要有大货车,但他没有足够的钱。


于是,他只好开一辆破旧的手扶式拖拉机,跌跌撞撞地在碎石山路上“突突”地艰难行进。总算山一程水一程到了眉山县。生产带锯机的厂老板,看见骆正任开着拖拉机来拉货,简直开了眼,别人都是开着大货车来的,而一个乡下来的农民竟然节约到这种地步,心里特别佩服他这种敢于挑战、吃苦耐劳的精神。


带锯机总算千辛万苦拉回了芦山县龙门了,可是带锯机的轨道是单独在雅安市物质局买的,轨道的长度最少都要10米长,拖拉机完全拉不走,这次又怎么办呢?左思右想,绞尽脑汁,骆正任跑到雅安市客运汽车站,打听到有一辆客运车第二天要去芦山县。于是,他买了两包百合花香烟,找到开车的李师傅,帮他把轨道钢拉回芦山县龙门乡。当时,李师傅说什么也不肯,这么长的家伙放在车顶上,还不把车顶弄坏?而且急刹车时容易掉下来,惹出大事。


骆正任没有放弃,软磨硬泡,李师傅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这位李师傅被他烦透,也终于被他的诚意打动,同意帮忙。可是,笨重而体积很长的轨道钢,放在车上又是一番折腾。骆正任请来几个蹬三轮车师傅,才把这大家伙绑在车顶上。


第二天一早,这趟开往芦山县的班车载着旅客出发了,沿着弯曲的公路随河而去。长长的轨道钢在车顶上发出“梆梆”的刺耳的噪音,旅客们满是怨气。终于拉回村里,客车的顶子早已被带整坏了。骆正任给了司机20元钱,作为一点补偿。


从买带锯机,到拉带锯机,虽然经历了一波三折,但这台带锯机是他创业的第一笔资产。此时的他就像得到了木匠祖师鲁班的神锯,如获至宝。他将用这把魔幻般的“锯子”,“锯”出一个天地,“锯”出一个未来。


这是1986年,骆正任用这台亲手安装的木工带锯机,为当地乡民加工木材,生意红火。与此同时,他又办起了作坊式的木器加工厂,请了6名师傅生产家具,出售给附近办喜事的乡邻。赚到了钱,家里的日子也好过起来。


如果这样做下去,骆正任在家乡当个小老板,也是令人艳羡的。但在他看来,只是小打小闹。他并不满足于此,总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干更大的事。


他不是一只井底的青蛙,只坐守一隅的天空。他要做鲲鹏,扶摇九万里。


此时,弟弟妹妹已经长大,需要成家立业。他决定将加工厂交给父亲和兄弟经营,自己则到省会成都去找商机,重新创业。


1988年下半年,骆正任只身来到成都。


走在人潮涌动的大城市,高楼大厦栉比鳞次,车水马龙,流光溢彩,与除了土地还是土地的乡下相比,这是世界的另一极。尽管城市没有乡村广袤无垠的蓝天,但是,它向骆正任打开了一道七彩的大门。


他在朝大门靠近。


华灯初上,望着高楼上亮起的每一扇窗口,骆正任忽然想,如果城里人都用上我做的家具,该有多好!


他为自己的想法兴奋着,虽然梦想与现实还有很大的距离,但他相信,这是一个切入口,巨大的商机就在这扇大门里。


他要敲开这扇城市的大门。他要做“僧敲月下门”的那个唐朝“僧人”。


骆正任在成都的大街小巷“闲逛”。东看看,西问问。


他来到八宝街,看到一家卖木地板的店铺,一下吸引了他的视线。那时候,成都人家里条件好的,大多铺的是地毯、塑料地胶,木地板还是一个新鲜事物。


他从商家那里了解到,这位经营木地板的老板是东风木材厂木地板的总代理,该厂引进西德的生产线,现代化的加工,生产出小方块木地板,然后一块一块地粘上去,涂上油漆。木地板铺在地上,看上去非常美观大方,脚踩在上面,感觉人在空中悬浮,很轻盈。


骆正任激动了,感觉眼前一亮。他想到自己本来就是做这行,而且,家乡山上树木很多,木材资源丰富,完全具有优势。


做木地板,卖到成都去。他萌生了这个想法。


他在成都玉龙街,也见到两家出售木地板的商店,生意挺不错。这更坚定了他的信心。


骆正任说干就干。他花了380元,买了一张从日本进口的圆盘锯,回到老家,租了几间房子,购买了相应的简单设备,请了几个师傅,又想法从信用社贷款6000元,开始生产木地板。


他本来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这次绝对稳操胜券,稳赚大卖。


正是应了那句古话:天有不测风云。1989年,骆正任生产的木地板,卖给八宝街商家廖经理,结果一年都没有卖出去。其它销售渠道,也卖不动。不但没有赚钱,还亏损,信用社的贷款也无法还。


骆正任再一次陷入了困境。


他解散了工人,又重操旧业,帮人打家具,每天挣10元钱。一次,他帮县上的一个万元户打家具,在刨木板时,左手大拇指突然被锋利的刨刀给刨断一截,鲜血直流,痛不欲生。但是,他咬紧牙关,忍着剧痛,从没呻吟过。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骆正任感到迷茫,整夜都睡不着觉,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但他并没有灰心丧气。坚信会找到一条出路,自己不可能一辈子打家具。


春风又绿江南岸。改革开放的春风更强劲地吹来。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拉开了中国住房改革的序幕。全国大兴土木,城市里买房的人多了起来。这就意味着,人们有了房子,就需要装修。骆正任又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商机。


他在芦山县大川镇租了一个场地,办起了室内装饰材料厂。当地团委主动找到他,入股办厂。那时候允许政府单位办厂。但经营一年多后,中央明令禁止政府单位经商。


1995年,骆正任决定自己经营,重新注册公司,名为:芦山县川王木业公司。他贷款买了近10亩地,自己建厂做木地板。芦山有许多木材资源。产品生产出来后,他在成都开了三家木地板专卖店。


1996年的秋天,在成都门店上,一家日本木材公司找到他,要采购大量云杉板材。这无疑是一笔巨单。但这家日本公司不给定金,条件是货到后全部付款。当时,骆正任没有经验,也相信别人会信守承诺。于是,他又贷款80万元,购买木头,并加工成云杉板材。


骆正任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日本公司说产品不合格,不要了。骆正任整个人呆住了,感到自己仿佛突然被人狠狠甩到谷底,要多绝望有多绝望,可自己还不能表达愤怒。


面对堆积如山的板材,怎么卖出去?巨额贷款又怎么还?当时的80万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骆正任心急如焚。


他跑到北京、上海等各大城市推销板材,却收效甚微,卖不动。他沮丧万分,却又不甘心。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山穷水尽疑无路时,又让你看到柳暗花明一景。


偶然之中,骆正任在市场上发现了一种门:实木门。它在外形、款式、工艺、功能等诸多方面都很新颖先进,又上档次。而且买回来就可以安装。他了解到,这是由香港投资云南一家木材公司生产的杉木门。他又进行了市场调查,这种实木门颇受消费者青睐。


芦山大量的冷云杉,特别适合做这种实木门。仿佛在黑暗中看到希望之光,骆正任精神为之振作。


他花了500多元,买了一扇门,从外地带回来。在对木门从外形到工艺彻彻底底解剖后,他觉得这是一条出路。此时的骆正任如一位运筹帷幄的将帅,胸有成竹。他预料到,决胜千里,就在这扇门。


于是,他把剩余的木材全部拿来做成白坯门。所谓的白坯门,就是那个年代的门坯,安装好之后再刷漆。当时他把做成的成品门在成都府南河市场卖,销售不错。他毅然砍掉木地板项目,大量生产实木成品门,在全国各地卖,很快打开了销售渠道,木门生意风生水起。


从木地板转型做木门,自此,骆正任才正式与“木门”亲密接触,而一发不可收。


他带回来的一扇门,成为他推开人生成功之门的重要关键。命运为他关上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一道门。


千川之门


打开一个世界


机遇与挑战并存,希望与困难同在。


1998年夏天,中国长江中下游爆发特大洪灾。国家随即颁布了禁伐令,保护森林,禁止乱砍滥伐。树木不能再砍伐了,雅安原本的原材料优势荡然无存。这一次,困难再一次把骆正任“逼”出来。


井水总有干涸的时候,他不能做井底之蛙。为了打开更为广阔的销售市场和原材料来源市场,放弃了芦山的经营之地,来到大都市——成都。时逢成都青羊区文家场招商,他抓住这个机遇,落地文家场,成立成都千川木业有限公司,开始了木制品生产与市场销售为一体的经营,也正式开始了他的木门之路。


为什么取名“千川”?骆正任的灵感来自于家乡的山水。


川是河流,有水就有山,有山必有水。芦山县境内河溪密布,最大的一条秀美而清澈的玉溪河,从崇山峻岭中穿过峡谷,傍依绵延起伏的山峦,汇入到青衣江,缓缓朝东流去。灵气聚集的山水,使这里林木葱茏,高耸入云的植被披覆的山,层层叠叠。


从远古先民对万物的崇拜看出,中华民族是对万物有亲有故的民族。骆正任从小与山水的不解之缘,对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每一片草木,都是那么熟悉,早已有了亲近而深厚的感情。


他认为,大四川、大中国得天独厚的优质木料,正是集千山神韵,纳万水精华,而连绵不断地汇聚财富之门。


“就叫千川!”骆正任拍板为公司命名。他要让千川木业像水一样源远流长,川流不息。他崇尚老子“上善若水”的境界,希望自己能够有海纳百川的大胸怀,也希望自己的企业像水一样滋养万物,利益大众。


落地成都时,骆正任也经历了许多困难。当时需要200万元资金租地建厂房,他拿不出钱来,只有回家乡向信用社贷款。而他之前的贷款还没有还清。当地信用社坚决不予贷款,是因为政府原因,县上有规定,不能支持外地企业。他找到县长,陈述理由,虽然公司迁到外地,但是从本地出去的。只有继续支持他,才能得到发展,信用社的贷款才能全部还清。在县长的理解和信用社一位老朋友的帮助下,骆正任终于又贷到一笔款30万元。


成都当时条件简陋困难,分两次租的26亩地作为生产场地,厂房就是木头搭的木架子,盖上石棉网,工人就在下边生产木门。一边生产,一边扩大,就这样,千川木业在困难中迈出了第一步。


骆正任事业真正的转折点是在2000年的年初。这次他带着几套成品门参加了北京一个建材博览会,他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获得了“中国建材世纪精品”这个大奖。这是一个巨大的鼓舞,更坚定了他的信心。而这时候,中央部署西部大开发战略开始,全国将大范围进行基础设施改造。敏锐的骆正任又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机遇。


他把所有的地板、板材项目全部砍掉,专注做成套高品质木门。确定生产目标后,就以成都为大本营,开始了全国推广成品门之路。


任何新生事物的产生,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成品门在当时依然受到了多方面的制约,这一条路一走又是五年,整整五年的时间才让装饰公司及消费者真正接受了成品门的优势,千川的品牌形象逐渐深入到千家万户,获得了广大用户的肯定。


2007年,骆正任创建的千川木业成都生产基地正式落户国家级园区温江海峡科技园,后来又在湖北红安建设了近400亩的华中生产基地。


经过30余年的发展,目前,千川木业成为省内起步最早、规模最大的实木门生产企业,综合实力居中国西部榜首,国内综合排名位居前三,公司生产的“千川”牌木门系列产品被四川省政府授予“四川名牌”荣誉称号。


2016年,千川木门全年销量高达7亿多元。在市场经济疲软的情况下,骆正任带领千川,一路高歌猛进,稳健地占领市场高地,将千川木门发展为闻名全国的木门品牌,深受各地消费者的青睐,并朝国际品牌迈进。


骆正任追求的是“绿色、环保、健康、安全”的高品质木门,倡导千川木门为千千万万家庭带去健康,带来品质家居生活。一个杰出的企业家,他的价值不仅是追求利润,更应是社会责任与担当。骆正任肩负对社会与自然环境负责的重担,诚实守信,热心公益,绿色发展,在中国民族产业和中国木业中独树一帜,成为一位木业先锋。


2015年,骆正任凭借在中国木业30年做出的辉煌成就,以无可替代的领导作用和突出贡献,被授予“中国木业30年功勋人物”,2016年被评为“四川十大杰出民营企业家”。


获此殊荣,骆正任实至名归。从一个小木匠到成功的企业家,从一扇门到千门万户,这绝非偶然。逆境和困难成就了一切杰出的人。没有哪一个成功者能够轻易地到达目的地。他们都是经历了艰苦的创业,战胜各种困难,才能敲开成功之门。


在他身上,不仅折射了一个杰出企业家对梦想的执著追求,对身处时代变革的大胆尝试与创新,更凝聚了中华民族难能可贵的工匠精神。


几千年来,工匠精神一直流淌于中华民族的血脉中。从远古石器时代开始,从陶器、玉器、木器,到深刻影响世界的“四大文明”,一部中华造物文明史凝聚着历朝历代工匠们的智慧和创造,从蜿蜒万里的长城,到惊艳世界的故宫;从泽惠千秋的都江堰,到巧妙绝伦的赵州桥……这些珍贵的历史遗存成为工匠精神的化身。以鲁班、李冰、蔡伦、毕昇等为代表的大国工匠,缔造了中华辉煌的造物文明,造就中华民族的百业兴旺,灿烂着历史的天空,星光闪耀。


工匠精神是民族文化精神的重要支柱。中华民族艰苦奋斗、坚韧不拔、追求卓越的民族气质,是工匠精神的重要内容。在庄子笔下的寓言里,无论是庖丁解牛,还是捕蝉者粘蝉,“大匠取法焉”。就根本而言,匠人精神就是法道的修为,达到心斋坐忘、无我相忘的境界。简单说,工匠精神是一种执着专一、坚定踏实、精益求精、摒弃浮躁、宁静致远、勇于创新的思维、意识和精神理念。


中国需要工匠精神,需要工匠型的企业,工匠型企业家。骆正任,一个从山村走出来的木匠,到成为中国木业先锋,杰出的企业家,正是这种大国工匠精神促使他叩开成功之门。长期以来,他把“踏踏实实做人,兢兢业业做门”作为企业的理念,把坚持不懈、精益求精、勇于创新的工匠精神,作为企业的文化精神。


骆正任做事认真、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完美。他又是一个性格很直的人,当见到工人没有领会他的要求,产品不符合标准时,他便大声批评,直到工人做出的产品满意为止。


他鼓励员工,再大的困难都要坚持下去,只有脚踏实地,精益求精,产品才能经得起市场的检验。


千川公司有一幅醒目的电子横幅: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骆正任不是将军,却有大将之风。他深知,一个无能的将帅,只能累死三军;而智慧的将帅是胸有韬略,谋定而决胜千里。


在市场竞争激烈的当下,骆正任语话轩昂:“没有竞争,世界就没有精彩。只有竞争,世界才会多姿多彩。”


企业要具有竞争力,唯有创新。这是骆正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战略和底气。在骆正任的率领下,千川工人如神勇的天兵天将,个个技艺精湛、身怀绝技。他们匠心独运,勇于创新,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木门神话。精致华丽的唐风系列、典雅浮华的欧风贵族系列、帝王般霸气的中式宫廷系列,一扇扇“门品”活色生香,走进千家万户。


大国工匠精神的传承,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当下社会重提工匠精神,重塑工匠精神,是中国企业生存、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千川坚守工匠精神源源不断的动力。


剪不断的是乡情,舍不下的是故园。骆正任是从家乡雅安市芦山县走出来的企业家,家乡永远是他的根。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饱含泪水,那是因为我爱你爱得深沉。”


故土难离,乡情难舍。如何加快雅安的发展步伐,牵动着着骆正任的赤子之心。他说:“回望历史是一种智慧,回归传统是一种精神,回报家乡更是一种情怀。这个时代,需要这样的情怀,需要一颗有责任、有担当的赤忱之心!”


芦山山峦叠嶂,绝壑飞瀑,终年云雾缭绕。著名的蒙顶山茶就在离芦山不远的雅安名山县。目前,骆正任在芦山建起有一定规模的芦山茶叶基地,打造茶叶品牌,让芦山茶走向世界。建设家乡,帮助家乡发展致富,是骆正任念念不忘的初心。


2013年4•20芦山地震,从县城到各个乡镇灾情严重。千川木业成都生产基地员工中,当时有595名来自芦山,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来自震中龙门乡。


骆正任在第一时间组织员工返乡参与救援,加入到抗震救灾的队伍中。他同时通过设立临时娃娃学校,安顿员工子女。在灾区,千川木业组织的救援队帮助老百姓搭帐篷、送物资、熬稀饭、慰问解放军,和大家一起携手共渡难关。


回报家乡,对社会承担的责任,是骆正任的自觉担当,也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所具有的品质,难能可贵的情怀。


在骆正任的带领下,千川木业连续十一年荣膺中国木门30强,一路扩张,发展壮大。带动四川雅安、温江、湖北红安等多地的大量农业人口转化为产业工人,为无数家庭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收益,明显改善进城务工的农村人口的生活条件,为当地子女解决了就学问题,还培养了一大批新型技术型工匠,为国家培养了大规模的产业化工人。


骆正任说:“企业做大,也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做的更大,对社会的贡献就更大。”


这是一个企业家的胸襟,也是一个企业家的境界。一位哲学家说:“扬名天下并不是最伟大的企图心,愿意将整个人类提升到另一个层次,才是更可敬的企图心。”骆正任的企图心,就是让千川木门提升每一个家庭的生活品质,让人们栖居的地方有山水和远方。


门外是喧嚣的世界,门内是宁静的一隅。狭小的角落,却足以容纳广阔的空间,呈现万千气象。千川木门,把山水装进千门万户,把风景带进每一扇窗口。大唐的古风、中世纪的浮华、简欧的风情、乡村的稻田气息…….触摸一扇扇木门的自然纹理,仿佛触摸久远而柔软的时光。


骆正任推开了一扇门,却打开了一个丰饶的世界。他正在使这个世界有所不同。


人生有无数条路,并不都是直路坦途,总会有曲曲折折。懂得转弯,才是最可能成功的人。在创业的路上,骆正任懂得,转弯是为了寻找一条正确的路。在不断地探索和对梦想的追寻中,他找到了这条路。


这条路带他披荆斩棘走进成功之门,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人生华章,成就着自己的传奇。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


2021年5月1日,骆正任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58岁。


(责任编辑:米雪)

兔宝宝6370万元增资佳饰家公司

从木材商到零售大王,他的36年发家史堪比李嘉诚!

免责声明
• 
除非特别注明,中国木业网所载内容及图片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相关评论